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农产品 > 经济作物 > 正文

李稻葵:2049年中国经济总量将3倍于美国

发布日期:2017/8/13 10:58:54 浏览:1455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Freeman经济学讲席教授在《人民公开课》一书中表达了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的乐观。他认为:第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第二,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的潜力还是比较大的,预期是高于目前的增长速度的;第三,国际经济形势发生了比较复杂的变化,深化改革是必需的;第四,目前改革的关键之关键是推进三大领域的改革。

李稻葵并不认同中国人口红利正在消失的观点,相信中国未来5年的增长潜力不应该是6.5,即使保守地说也应在7以上。城镇化、产业升级、消费都是新的增长点。

以下为李稻葵《人民公开课》一书中的节选:

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的看法

中国经济的学术界,关于经济发展前景,好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子议论纷纷,观点截然不同。

比较占主流的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在逐步下滑,很多人讲这个观点。

很多人又认为,中国经济结构没发生什么变化,结构调整实际上也没有发生根本性的作用,这是比较主流的观点。当然,我不同意这种看法。

第三个比较主流的观点是:由于长期的增长潜力在下滑,所以,短期增速的下滑应该乐见其成,乐见其降,不要着急。既然它长期增速是下降的,那么我们要顺应这个潮流,我们不要做一些政策方面的调整,包括深化改革也没必要真搞。

我的观点主要有四点。

第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我有时候甚至于称之为“中国经济静悄悄的革命”,中国经济结构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我们必须证实这一点。而这个变化主要的根据或者原因,是市场经济自身发展的一个有机的过程,并不是某一项政策特别发力,特别有功效,并不是这样,市场经济增长是一个有机的过程,一个新的经济结构已经形成了。因为顺应这一过程,我们深化改革的一些措施才奏效了。

第二,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的潜力还是比较大的,预期是高于目前的增长速度的。增长潜力指的是什么呢?指的是经济的设计时速,就是说,如果你按汽车或者飞机等交通运输工具来比喻的话,中国经济的设计时速还是很高的。只不过现在碰到了一些问题,它的潜能短期还没有发挥出来。

第三,国际经济形势发生了比较复杂的变化。这个要客观面对,确实发生了一些重大的变化。比之于10年前,现在复杂得多,甚至于可以说,严峻得多。经济增长的国际条件,比10年前难了。所以,深化改革是必需的。

第四,一些重点领域的改革,特别是三大领域的改革,必须加快。这是目前改革的关键之关键。

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与变化

经济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其中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经济体的消费和投资比重发生了变化。经过研究发现,经济结构调整的拐点已经出现。

1.消费和投资比重变化

国家统计局所统计的居民消费占的比重是在2010年开始上升的,最低点是36,目前算出来是38。2010年出现拐点。比它高一点的是什么呢?是零售。零售是2007年开始上升的。根据我们的测算,2015年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46了。

首先,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为什么重要?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是国民经济最重要的一个结构性指标。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经济发展的过程,既是消费的过程,也是投资的过程。中国经济过去基本上是这么一个格局,就是100元的产出,100元的GDP里面,大概只有50元是消费,这个消费既包括政府消费,也包括居民消费。剩下52元去哪了呢?我们用过去的话来说是积累了,或者投资了。

这个投资有两个渠道:一是投资在国内了,过去我们是45的GDP投资在国内了,形成了资本;二是5的GDP投资在国外了,产品交给了外国人,我们获得了外国人发行的货币。我们长期以来是贸易顺差,大概占GDP的5,最高的时候占8.8。贸易顺差的本质,在经济学的意思就是我们自己的老百姓舍不得花钱,舍不得买东西,因此这个产品过剩了,卖到外国去了。国外的人也不是凭空占用我们的商品,他给了我们钞票。我们拿到这个钞票,就买了它的金融产品,买了美国、日本的国债券。

买了美国的政府债券,过去50以上是积累了。这里面的第一个不合理性是什么呢?第一个不合理性是,虽然我们工作得很辛苦,但我们真正的消费仅仅占到GDP的50不到。

过去,剩下50多投资于高速公路,投资于高铁,投资于各种各样的厂房,而大量投资可能至少能够经营20年、30年,包括我们建的中央电视台这个楼。国家大剧院,这都是至少可以用几十年的。所以,过去我们的玩法是什么呢?我们工作很辛苦,可是自己消费很少,积累很多。这部分积累的东西给谁了呢?给了各位年轻人了。我们勒紧裤腰带省下来的钱,建了中央电视台高塔,建了水立方,建了鸟巢,你们可以用,你们以后可以带着孩子去那儿玩,而且不光你们,你们的后代也可以用。那么,后代还没出生,究竟是他们的日子过得好,还是咱们日子过得好?一般来讲,肯定是他们过得好。技术进步那么快,生命工程不断发展。

所以,就产生了代际的不平等。人和人不平等是有很多类的,既有你和我的收入不一样的不平等,也有我们和外国人收入不一样的不平等,更有我们和孙子们的效用水平、福利水平不一致,这也是不平等。还会变成这么一个趋势,我们过分勤劳,我们过分储蓄,而我们留给孩子们、儿孙们太多东西,让他们享受生活,这不平等。而且最关键的是,我们过去那样拼命投资,我们的儿孙们其实还不领情。等我们老了,再过三四十年,儿孙们说,你看你们这些人,当时早该休息不休息,现在这么早你就累中风了,你们当时悠着点儿不行吗?而且,你看看你们当时玩命修的那个中央电视台,放在我们今天看,那建筑也不好看,让我们给你设计不好吗?你还把资源用光了,把空气搞糟了,我们还得治理——所以他们还不领情。这就叫没有贯彻科学发展观。

要我说,我们这代人和没有出生的孙子们、重孙子们之间的对话——这就叫科学发展观。科学发展观没有贯彻的一个表现,就是消费太低,投资太多。

是不是说不要投资呢?当然不是,我还不至于傻到连投资拉动都不懂,问题在于你这个投资结构不合理。所以,深化改革,是要调整投资结构。

但是,经过我们的计算研究发现,中国居民消费占GDP比重在2007年以后发生了逆转,最高46。

我们用零售数据做基础。零售数据不会撒谎,我把零售数据拿来,我们缴的教育费用,把服务类的费用搁进去,把零售中间企业的机构的集团采购拎出去,这是我们算出来的居民消费比重——46,而且从2007年开始逆转。

46是怎么一个数据呢?还不算高,多少是正常呢?粗粗算来,65左右比较正常。至少60比较正常。美国75了,太高了,它的储蓄不够。储蓄不够,经济增长就没有动力,得靠借别人的钱。

刚刚我说我们有45的GDP,几年前投资在国内,形成了高铁,形成了中央电视台的楼,我们还有5是借给了外国人,外国人给了我们美元,我们拿了美元去买了什么?买了美国的国债券,买了日本的债券,买了英国的英镑国债券。可是,几年以后突然发现,这帮国债券很多不靠谱,很多时候价格会跌,会闹金融危机,所以,我们上当了,那几年我们确实吃亏了。

美国人调侃说我们也出口啊,我们不是不出口,我们出口的是债券,你们出口的是产品,我们用债券跟你换产品,你们是心甘,我们是理得啊。而且美国人还有一个说法也不靠谱,说你看看我们把国债券卖给你,我们相当于给你提供了一个保险保单。平时世界经济平稳的时候,我们的国债券不值钱,利率很低,这个不值钱。但是,一旦世界经济发生波动,一旦发生像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这个时候美国的国债券就俏了。的确,那个时候国债券价格猛涨,你看看,你们买赚了吧,金融危机的时候你们手持的美国国债券,价格不仅不降,而且涨,相当于我给你买了一个交通意外保险。你出事故了,我给你赔偿,你把我的国债券一卖你就赚钱了。明明自己要借钱,还说我给你卖了一个保险,这就是国际政治的问题,是世界结构治理问题。

2007年开始,我们的消费水平开始上升了,我估计这个态势将延续,每年上升一个百分点,到2020年,“十三五”规划的最后一年,消费占GDP的比重能够达到50。那就不错了,比过去48好多了。

搞社会科学的通常第一要问是什么,第二问为什么。那大家就问了,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就是老百姓开始获得收入了,收入增长,消费开始上升了。

什么是劳动收入呢?工资、奖金,这是我们的劳动收入。GDP,一年的产出可以从很多角度来剖析。有一个角度是收入法,整个GDP是三家分的,GDP按收入法说,产出了产品,就必须卖,一卖就有人付钱,就有人获得收入。所谓三家分,是哪三家呢?第一,资本所有者,包括土地所有者。第二,劳动力的所有者,劳工阶层,挣工资的人。第三,政府。从1996年开始,我们国家的劳动收入占GDP的比重逐步下降,降到最低的时候是2007年,降到了42。劳动收入,包括工资和奖金,虽然在增长,但跟不上GDP增长,这是一个比例,不是绝对数字。到了2007年拐点出现了,上升了,这是一个事实。

这个事实,我再跟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事实在国内外是怎样的呢?在经济发达国家,英国、美国的劳动收入占GDP的比重相对稳定。一般在70到75,就是每1元的GDP,七角到七角五是归劳动所得,剩下的是政府和资本所得。我们国家则不同,我们国家很长一个时期劳动收入占GDP的比重是42,从2007年开始逐步上升,现在实际上已经过了50了。

这个数字为什么重要?回顾下世界经济史,英国工业革命之后突然发生什么情况了呢?发现机器很重要。于是蒸汽机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纺织机械出现了,人们争相投资机器,机器一下子牛了,你拥有机器,你就是老大。那么,谁倒霉呢?农民倒霉。那个时候,因为农民多啊。这样便发生了圈地运动,资本家把这个地给拿过去建工厂,农民就被迫成为雇佣工人。到了1890年时,英国的这个比重,就是劳动收入占GDP的比重几乎降到了历史最低点,50以下。

那个时候,恩格斯写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讲的就是这个事情。当时恩格斯讲,资本主义世界发生了极端危机,工人的收入上不去。马克思当时在《资本论》里也讲了这个事情。马克思的《资本论》的基本观察和前提是什么呢?是劳动力非常充足,不仅英国和欧洲大陆有充足的劳动力,在非洲,在殖民地也有充足的劳动力,劳动力不值钱。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正式语言就是,劳动大军,失业大军,不断地扩张。怎么办?马克思说了,失业大军非常大,所以工资上不去。马克思用的是生存工资。请注意:我们讲马克思主义,可不能抽象地讲,一定要历史地、联系实际地讲。

什么叫生存工资?生存工资就是保证工人不死,不仅工人不死,而且还能够生孩子,还能产生新的下一代的工人,这叫生存工资。所以,工人拿的是生存工资,而机器越来越多,机器多了以后,劳动生产率提高,工人效率就越来越高,因此,这个利润就越来越高。总产出和工人生存工资之差,叫剩余价值。于是,剩余价值就上升了。资本家追求剩余价值,不断投资,但是又发现一个问题,产出越来越多,工人的生存工资上不去,没人买,产能过剩,怎么办?那就强制淘汰。淘汰落后产能。怎么淘汰呢?英国当时没那么强大的政府,人家是靠经济危机,运用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强制性来淘汰落后产能。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有用吗?当然有用。咱们今天实施的“三降一去一补”,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都能解释清楚。可是,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着的——1890年之后,恩格斯去世了,恩格斯去世以后,资本主义社会也发生了重大变化,英国上议院的贵族自己也发现问题了。他们发现当工人很穷的时候,社会就会发生不和谐,就要搞阶级斗争了——所以,上议院自己组织了大量的人员进行社会调查,写了很多报告,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要保证英国社会不造反,保持社会基本和谐,就必须提高工人待遇。因此,英国那时候就来了一场改良运动,提出了劳动保护法、社会福利法、基本住房法,大幅度地提高工人的基本待遇,以缓和阶级矛盾。这就是

[1] [2] [3] [4]  下一页

最新经济作物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