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农产品 > 粮油作物 > 正文

风口调查高油酸花生“一种难求”背后:育种热产业冷“山东大花生”何时以种取胜?

发布日期:2021/10/16 6:37:54 浏览:21

来源时间为:2021-10-15

风口财经记者王好

“产量高,卖价好,亩收入能比种普通花生高一千多元。”眼下正值秋收季节,在我国重要花生出口产区青岛,当地种企依托科研团队自主研发的高油酸花生新品种,正在成为农户们的增收新“利器”。莱西市马连庄镇阎家村种植户张炳文告诉记者,他今年首次尝试全部改种新品种,效果十分理想,4800斤花生已经被订购一空,明年打算扩大种植面积。

农户种植热情背后,是国家种业振兴的决心。消息面上,中央即将下发《种业振兴行动方案》,这是继1962年出台关于加强种业工作的决定后,从中央层面再次对种业发展作出重要部署,被各界看作是我国种业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有机构预测,种子市场价值规模将结束前几年的下滑,重新进入上行通道,2026年中国种子市场价值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

民意与政策双重加持正在让种业站上风口,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经济内循环背景下,被比作农业“芯片”的种子仍然面临重品种审定轻场景应用的产业链“堵点”,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如何在竞争中真正实现靠品种取胜,是目前农业产业化必须解决的问题。

高油酸花生“一种难求”

山东半岛气候温和、土壤疏松,是我国的传统花生主产区之一。同时,背靠青岛这一全国最大花生出口口岸,“山东大花生”享誉海内外,年出口欧盟花生贸易量占到全国的85左右。“先天”优势突出的同时,山东在花生育种端的“后天”创新能力也颇为出众,其中以高油酸花生育种最为活跃。

统计显示,2018年至2020年,我国育成高油酸花生品种可谓突飞猛进,仅用三年时间就从此前的9个增加至175个。其中,山东、河南、河北三省品种数量占比超过90,山东省又以63个高油酸花生品种数量独占鳌头,成为全国登记品种最多的省份。

“高油酸花生是油酸占脂肪酸总量75及以上的花生。”山东省农业科学院花生研究所研究员迟晓元告诉记者,油酸含量高意味着花生的营养品质更好。更重要的是,高油酸花生货架期更长,种子活力更强。例如,通过过氧化值估算可以发现,高油酸花生制作的花生油货架期为普通花生油的3倍以上。此外,普通花生作为来年种子使用,发芽率小于85,高油酸花生发芽率大于90,储藏期长、活力强。也就是说,高油酸花生产量更高,具有更好的经济价值,对于推动花生产业高质量发展意义非凡。

莱西农户高油酸花生喜获丰收

品种多、品质好,记者调查发现,山东高油酸花生不仅不愁卖,甚至“一种难求”。“普通花生已经不种了,今年全部换成了高油酸花生。”据张炳文介绍,他种植的4亩高油酸花生,通过搭配高质高效栽培技术,今年亩产达到了毛果一千二百斤,比普通花生产量高三百至四百斤,而且卖价很好,“带壳的每斤4.5元,花生米卖给加工厂5.5元,都比普通花生高一块钱,算下来每亩能增收一千到一千二百元。”他告诉记者,由于种植热情高涨,当地高油酸花生种子甚至出现了有钱买不到的火爆现象,这也让他们作为种植者获得了了更好的市场和卖价,“今年刚刚收获的4800斤花生已经全部订购一空,基本都是作为种子卖给了当地种植户,还有河南的朋友慕名而来,早早就跟我订购了10亩地约500斤种子。”

据青岛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青岛是我国重要的花生出口产区,不过,此前我国高油酸花生研发、推广速度明显滞后于美国、澳大利亚、阿根廷等国家。为培育适合青岛当地的高油酸花生新品种,青岛市农业农村局联合科研院所、育种企业、花生出口商等机构,搭建起了高油酸花生研发、育种、推广的联动框架。在此推动下,随着非主要农作物品种登记制度实施后,更多合法品种进入到推广系统,2019年以来,高油酸花生品种推广得以较块推进,通过种子企业示范推广,市场需求日益旺盛,由于基数小,推广面积呈现倍增态势。目前,经种子企业示范推广,齐花5号等三个高油酸花生品种的种量与配套技术齐备,已经进行了大面积试验,表现丰产稳产,并且已经走出山东,开始批量调往河南、东北等花生生产区。

育种热产业冷种业创新需更多“应用场景”

虽然经济效益与种植收益具佳的高油酸花生品种推广势头良好,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目前的花生品种升级有些“内热外冷”,远未形成产业联动。特别是放到全球竞争的格局中,国内花生种植“小弱散”状态制约着降本增效,在全球产业链中话语权逐渐被“稀释”的风险不断加大,这是不少业内人士的忧虑。

一个显而易见的对比是,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高油酸花生产量约98万吨,约占花生总产量的5.6,远低于阿根廷和美国。

产量占比小直接导致了产业链的延伸受限。“高油酸花生好处很多,但是遗憾的是几乎没有出口,也没有形成产业链。”作为集花生收购、加工、出口于一体的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青岛佳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每年的加工量在1万吨左右,产值正常年份在2000多万美元。公司董事长黄令佳告诉记者,就国际市场来说,国内品种更新跟不上出口要求,山东大花生的竞争优势,仍然依赖传统的粒型优势,而非高油酸品种优势。这也就意味着,随着阿根廷、美国等加大大花生种植,我们的竞争力面临着进一步削弱的风险。同时,受全球疫情影响,运费飙升,这让国内花生出口面临着价格和品质的双重压力。

迟晓元则进一步指出,目前国内高油酸花生下游的主要流向是作种和榨油,由于加工企业对于花生油酸含量等品质指标和稳定性有着严格要求,不收散户花生,而是订单种植,因而规模化程度不足是影响产业升级的一个重要因素。

种子企业的花生示范推广基地

据预测,花生作为一种健康休闲食品和油料产品,未来3-5年,中国花生行业有望迎来通过产品升级带动消费增长的更大机遇,具备健康特质的新品种花生和深加工产品,将对行业发展产生积极利好影响。

不过,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相对于育种和种植端的热情,花生产业链后端的食品加工企业对于品种升级换代的的意愿并不积极,这是目前花生产业面临的一个颇为尴尬的问题。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从国际上来看,高油酸花生的产业化推进策动恰恰在于食品加工生产企业,比如在欧洲,考虑到货架寿命、营养因素等,欧洲零食花生行业明确要求优先使用高油酸花生,所以食品企业也会优先采购。但在国内,除m&m豆、士力架等产品的品牌商玛氏(中国)等外资企业,以及山东的金胜粮油、鲁花集团,河南的淇花食用油等大型油料生产企业会采购高油酸花生外,绝大多数使用花生原料的食品加工企业仍然比较保守,更多采取价格敏感的采购策略,“高油酸花生并没有形成供需平衡或供不应求的商业氛围。”

青岛市花生进出口行业协会会长贾力则认为,作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农产品,目前“山东大花生”的特色仍然有待挖掘,在出口受到影响以及经济内循环背景下,花生蛋白、花生肽等附加值高的保健品开发都是链上深加工企业可以积极探索的新机会。

而在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高级顾问张鹏看来,花生育种热、产业冷实际上是对中国农产品普遍所面临矛盾的一个折射。究其原因,国内传统的小农经济模式使得农产品在跟国际同类竞品的竞争中处于成本劣势,单位面积农业成本远高于欧美,以花生为例,“就山东来说,花生亩产高于美国,理论上成本应该更低,但是综合成本下来反而没有竞争力了。”他认为,农产品的品种升级、产业升级、市场升级前景广阔,但绝非单一链条或主体可以完成,而是需要更多系统性的农业支持政策,群策群力、多方发力,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科技部中国农村技术开发中心主任邓小明也指出,从种业创新体系来看,目前还存在四类问题:重眼前需求轻长远规划,长期系统布局不够;重品种审定轻场景应用,产业导向不明;重项目实施轻体系建设,资源配置不优;重种子创新轻种业创新,全链条创新不足。

政策暖风助力种业站上千亿级风口

花生的品种升级之路,其实正是当下我国种业振兴进行时的一个缩影。有研究资料表明,过去100年农业生产效率提升的60来源于种子技术。从中长期发展趋势上看,由于受资源约束的影响,未来农业生产效率提升中的75-90或将来源于种子和生物技术。五矿证券预计,主要受益于粮食行业整体景气度的提升以及未来转基因商业化加速落地的预期,按照年化8的增速计算,预计2026年中国种子市场价值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

然而,一方面,种业是事关粮食安全额战略性产业,行业规模达千亿级别,但另一方面,相比我国约占全球份额四分之一的种子销售市场规模,处于供给端的国内种业企业普遍体量较小,盈利较弱,即便是种业上市公司,经营状况也普遍承压。从目前8家A股上市种企来看,其中隆平高科规模最大,其2020年营收仅为32.91亿元人民币,今年上半年营收为11.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06,反观全球市场份额第二的科迪华(陶氏杜邦),仅2021年上半年种子营收就达到了62.72亿美元。此外,A股上市种企排名第二的荃银高科2020年营收为16.02亿元,而其余6家营收均在10亿元以内。

事实上,相比于国际种业巨头CR3占比市场份额接近50,我国三种主粮种业CR3市占率还不到10。但另一方面,也说明随着集中度的提升,未来上市公司尤其是龙头企业依然有较大提升空间。

消息层面上,今年以来,有关于种业振兴的政策暖风可谓不绝于耳。《种子法》修正草案、《种业振兴行动方案》等重要政策和法规陆续推出。另据了解,《种业振兴行动方案》即将发布,提出要对重点龙头企业进行扶持,让更多有优势的企业承担起科研攻关任务。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瞄准种业赛道的产业竞逐也已经蓄势待发,已有一批城市或省份提出打造“种业之都”或“种业硅谷”,不少地市和县域在谋划建设各类种业园区。10月12日,农业农村部与北京市签署共同打造中国·平谷农业“中关村”合作框架协议。瞄准农业科技“高精尖”,集中优势资源和要素,在战略科技力量培育、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科技成果转化应用、国际合作交流等方面率先突破,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农业“中关村”,建设国家级农业科技创新高地。

中信证券认为,随着顶层设计落地,相关配套实施细则也将加速推出。种业振兴已经进入到逐步落实阶段。预计未来支持政策有较好的持续性,行业有望迎来实质性变革。

“我们示范推广高油酸花生有已经有三年时间了,目前看品种优势还是非常突出的。”山东省青丰种子有限公司负责人侯元江介绍,公司除了有自主登记品种,还跟科研院校进行育种合作,同时通过有机肥等绿色种植技术,提升产品品质,目前区域性小批量生产已经实现,对于下一步的产业化推广,接受更大范围市场的检验,他很有信心。

最新粮油作物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