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农产品 > 农产品资讯 > 正文

部分农产品现货平台成圈钱工具

发布日期:2023/11/2 11:09:14 浏览:11

“系统停盘!”6月19日上午,当伍军像往常一样点开潍坊宝丰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时,顿时惊呆了。系统公告显示,“因转型需要,系统自明日起停盘升级。”

这一停,就是20天。其间,伍军曾多次电话联系平台开发方——潍坊宝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却一直打不通。直觉告诉他,自己上当了。

7月8日上午,系统停盘后第20天。和伍军有着同样遭遇的11位投资者,相约赶往潍坊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报案。他们当中,损失最多的达130万,最少的也有8万。

与炒股不同,现货交易既能做空,也能做多。正因如此,伍军觉得,“只要把握好趋势,做现货肯定比炒股赚钱。”但记者调查发现,以宝丰为代表的部分农产品现货平台,其指数涨跌完全与市场脱钩,公司本身也无现货交易必备的物流商和货仓。

“先期体验→小赚一笔→增加投入→瞬间赔钱→系统停盘”,在专家看来,这已成了当下一些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的“吸金术”。

“秒亏”

说起自己的遭遇,伍军用了俩字儿形容——“秒亏”。

“从买入到亏损,往往不过几秒钟。一句话还没等说完,就赔了。”伍军告诉记者,他从5月22日接触宝丰现货平台,目前已亏损51万。

“当时有个宝丰公司的业务员给我电话,说现货跟股票不同,指数下跌也有得赚,而且有专家事先提供趋势分析。”伍军解释道,“就好比你借了100元的萝卜拿去卖掉,等萝卜跌到80元,你再买回来还给人家,中间赚了20元。而专家能预测萝卜价格的涨跌。”

经不住对方的百般劝说,伍军投入了2000元,想体验一番。没想到按专家的建议,第一笔交易伍军就赚了500元。尝到甜头的他立即追加投入,账面资金也从2000元增至51万。噩梦随之而来。

6月14日,伍军依专家建议,于上午11时08分全仓做空(买跌)青萝卜,此时指数在377点。到下午2时11分36秒,指数为375点,且呈下跌趋势。但8秒钟后,指数却猛蹿至410点,并一直维持到收盘。短短8秒钟,伍军赔了25万。

来自浙江的文女士同样栽在青萝卜身上。毫无现货交易经验的她,听从专家建议,于4月23日全仓做多青萝卜。“当时的指数为290点,之后青萝卜一路下跌到270点。几秒钟亏了13万。”

在前来报案的11位投资者中,河北的冯女士亏损高达130万。据她介绍,自己最初没听专家的建议,结果赔了。后来一心听专家的建议,结果又赔了。“等到想收手不干、取回余款时,却停盘了。账上的余款也不翼而飞。”

据这些投资者介绍,他们多在体验交易时,听从专家建议,赚了点小钱。等投入金额一大,专家的预测就跟指数涨跌完全相反,不少人因此“秒亏”。6月19日系统停盘后,这些昔日热情似火的“专家”,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现货交易根本不允许自然人入市,像宝丰这种平台肯定是非法的。”省金融办市场监管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货交易以仓单为标的物。“正规的现货交易平台应具备交货仓库和配套物流,这样,线上线下才能挂钩。但宝丰这类现货交易平台只有一个电子盘,根本没有货仓。指数的涨跌完全与市场脱节,成了圈钱的工具。”

开户无需到现场办任何手续

其实,狐狸的尾巴一开始就露出来了。

“整个开户过程非常简单,只要将身份证和农行卡的扫描件用QQ传给业务员就行。”投资者之一、来自山东的刘妍回忆道,“之后,业务员会将账户和初始密码发给你。不需要到现场办理任何手续。”这让刘妍有些不放心。

打消刘妍顾虑的,是宝丰公司极力宣传的“账户可绑定第三方银行监管”。“简单地说,自己账户里的钱,只能凭交易密码和K宝(类似于U盾)才能取走,公司是动不了的。”刘妍觉得,若非正规的金融机构,怎能申请“第三方银行监管”?

然而,商务部一位多年从事农产品现货管理的人士向记者证实,所谓的第三方银行监管并无特别之处。“这种业务就像存款、取钱一样,对银行来说再普通不过,随便哪家商务公司都能办。”

至今无一家现货平台获商务部许可

直到现在,宝丰的投资者仍会接到一些电话,都是推介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的。

记者调查发现,除宝丰外,尚有山东恒利、山东益禾、临沂永森、重庆扬森等多家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这些平台的宣传几乎完全相同:T 0交易,可当天买当天卖;双向操作,可做空或做多;专家指导,账户绑定第三方银行监管;取得商务部认可……

记者以投资为名,与省内某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的业务员取得联系。“现在股市行情这么差,不如做农产品现货。只要听从专家指导,无论指数涨跌,都能赚钱。”业务员介绍道。

记者假称不放心公司的资质,并问自然人能否开户。业务员答道:“这点完全不用担心,我们是经商务部许可的现货交易平台。自然人现在也能开户,国家已经放开了。”

但这一说法遭到商务部否认。“农产品现货从不存在资质许可一说。迄今为止,也无一家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取得过商务部的认可。”商务部市场建设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正规的农产品现货交易商,需为企业法人。“连交易主体都是错的,怎么可能合法?”

早在2010年,国务院便下发了《中远期交易市场整顿规范工作指导意见》(俗称“现货国六条”),其中明确禁止自然人和无行业背景的企业入市交易。但时至今日,很多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仍极力拉拢自然人开户。

模糊的监管

面对混乱的现货交易,国务院曾明令各省成立专项工作组进行整治,待整治完成后公布予以保留的交易所名单。但非法的现货交易平台在各省仍或明或暗地存在。

“现货市场期货化,场内市场场外化,监管的缺位让现货交易平台的运作无法无天。随便哪个公司都能注册一个交易市场,采用和期货类似的电子盘交易。”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认为,监管缺位是导致现货市场乱象的重要缘由。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从事现货交易不像证券、期货公司那样,需经严格的行政许可。虽然,国务院2012年第37号文件将现货交易所的审批权交省政府属地管辖,但也只对名称中出现“交易所”字样的现货平台适用。事实上,很多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登记为电子商务公司、咨询公司,营业范围也多是互联网技术开发、农副产品销售、互联网销售等。从而游离于监管之外。

“具体到我省,目前对现货交易平台的监管究竟是商务厅还是金融办负责,也无明确规定。”省金融办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但能确定的是,像宝丰这类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实际已沦为圈钱、诈骗的工具。只有通过司法途径,才能最终解决问题。”

见习记者范晓

最新农产品资讯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